宋离歌

佛系写手宋离歌。
挖坑随心,更新随缘。
擅长挖坑不填,入坑谨慎。
高中长弧。
魔道相关tag已删并锁了一部分文。退魔道了。魔道不会更新其他东西了可以考虑取关了(。看见我之前的魔道也别推荐了。爱你。
杂食。blbg乙女。没对家,什么都吃。
错别字大户,不是伪粉是手残(……)欢迎纠错。
over。

[喻王喻]海上月是天上月

喻王喻无差。
叶修王杰希/喻文州黄少天室友设定。
其他cp戏份过少甚至看不出来是cp向,所以自由心证(。)
但是!有!一句话叶蓝!真的!只有一句!
注意避雷。

“大眼儿?杰西卡?”叶修见王杰希没有反应,便又喊了几声。
“嗯?”王杰希好似刚刚反应过来,摇了摇头,“没事,你忙你的吧。”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王杰希今天状态不对。

原因很简单。
王杰希收到了一封匿名信。
准确来说,一封匿名情书。
总体内容是嘱咐王杰希天冷加衣,注意休息,顺便委婉的表示他很喜欢王杰希,想要知道王杰希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封信寄到了王杰希和叶修合租的公寓里,写信的人甚至知道王杰希某些自己都没注意的小习惯和他的喜恶。小到王杰希吃葱花不吃香菜大到王杰希训练结束之后总会喝杯热茶……这已经超过粉丝的认知范围了。
所以王杰希推测,写信的应该是电竞圈的人。

王杰希第一反应是叶修的恶作剧。
毕竟在一起待的时间长了,室友总是会知道这些东西的。
但王杰希又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这封信字迹清秀。而叶修的写字水平是有目共睹的。
也就名字写的好看。
还不是自己的名字。
想到这里王杰希看向叶修的眼神不禁有些怜悯。
莫名其妙被迫接受王杰希父亲般慈爱的目光的叶修一脸绝望:“大眼,你别用你明亮的大眼睛这么深情的凝视我,我害怕。”
叶修得到了魔术师的一个白眼。

王杰希企图根据这封信的特征来判断这封信的主人。
但这封信实在是有些平淡无奇。
信封是普通邮局就可以买到的棕色信封,实在不可辨别来源。信纸倒有点花纹,纯白色信纸上印了几片绿色叶子,典型的王杰希式审美。
理论上讲王杰希应该可以根据字迹辨认。
但王杰希几乎没怎么有机会去看其他人的字迹。王杰希对所有人的签名倒是熟,但职业选手的签名大部分都是设计过的,跟平时的字体差异很大,根本不能用来做参考。
王杰希甚至想过拿起信封闻一闻味道——但王杰希仔细一想认为这个行为太过傻逼,于是放弃了这个打算。

倒不是没有来信地址。
信封上写的是新疆某一个小城市。
哪个战队在新疆啊???
王杰希感觉自己头发都愁掉了一地。
你又不告诉我你是谁,我怎么给你回信啊???

王杰希其实有心选。
说出来会把很多粉丝吓死——王杰希的心选是隔壁他庙队长喻文州。
虽然两家战队的关系看起来比较紧张,但私下两个战队的队员关系却都是出人意料的融洽。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的性取向是笔直笔直的。
不然蓝雨那么多小伙子喻文州为啥还是单着。
王杰希不太想强行把喻文州掰弯。
毕竟正常直男都不是很能接受有人想掰弯自己这个事实。
贸然表白是肯定会被拒的。然后跟蓝雨的关系就会更尴尬了。
为了保持现在这个还算不错的关系,王杰希选择沉默。
毕竟有的心思点明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后来没几天就收到了联盟的通知,让叶修和王杰希参加世邀赛。过几天去集训。

酒店房间的分配本来是按编号分配的。但叶修本着帮自己室友一把的想法,悄悄把房卡跟王杰希换了一下。
希望杰西卡争点气。阿门。叶修心想。

王杰希是不知道这事的。所以王杰希推门看见喻文州坐在床上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时,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反复确认房卡之后,反应过来的王杰希在心里给叶修这波操作点了个赞。
“王队来了啊。”喻文州对着王杰希笑,显然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接下来几天,合作愉快。”

不得不说,喻文州真的是个很贴心的人。王杰希感叹道。
每次点外卖,喻文州都会买双人份。连桌上的热水都会准备两杯。
挺适合一起过日子的。

不过也只能想想了。王杰希叹口气。
谁让人家是直的呢。

王杰希第一次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是去集训的第三天。
王杰希带着打印的资料去给黄少天和肖时钦送过去,无意间看见黄少天趴在桌子上打游戏,桌子上放了几张空白的信纸,样无比熟悉。
白色底,绿色的叶子。
王杰希欲言又止。
“王杰希你来了啊!你过来干什么呀是要找我打游戏吗?我就知道还是你王杰希有眼光!”黄少天游戏结束一回头就看见了王杰希,扔下手机拉着王杰希的胳膊噼里啪啦的说。
“你太吵了,不跟你组队。”王杰希冷漠的回复,“是正事。过来给你送资料。”
王杰希不知道怎么跟黄少天解释。难道要说“谢谢你喜欢我你是个好人但是我喜欢的是你队长”吗。

很快王杰希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
如果黄少天真的喜欢自己,那么作为黄少天的室友兼队长兼最好的朋友的喻文州也一定知道这件事。就像王杰希喜欢喻文州叶修知道一样。
那可就真的凉了。
王杰希这次感觉自己大概是要秃。

磨合期是痛苦的。喻文州在最近几天的训练里表现的很吃力。
晚上,王杰希有些担心的看着在房间里给自己加练了很久的喻文州。
“喻队,休息一下吧。”王杰希开口,说。
“我想再练一会。”喻文州回复到,眼睛始终没离开屏幕。
“练的时间过长反而效果不好,这点你应该清楚。”王杰希坐到喻文州身边,强行关上了喻文州的电脑,“我知道你希望赶紧磨合好,但这事不能这么着急,我们还有很长时间慢慢训练 ,保证一个好的休息是保证第二天有效训练的前提。你说呢?”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笑道:“好的,我知道了。”
王杰希自始至终没有劝喻文州不要放弃。因为王杰希对喻文州有足够的信任,他知道喻文州从来不是轻易放弃的人。
关灯后,喻文州忽然喊道:“杰希。”
“嗯?”王杰希侧过头,月光透过窗帘照到屋子里,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喻文州好像是笑了:“谢谢。晚安。”
王杰希愣了一下:“晚安。”

世邀赛时,王杰希发现有的事情比自己想的可能还要复杂一点。
有一天晚上王杰希无意间看了一眼桌子上翻开的训练笔记,发现字体竟然有些熟悉。
于是王杰希去了黄少天房间。
“黄少天,你那个信纸还有吗?就是白色底,绿色树叶装饰的那个。”王杰希问。
“哦你说那个啊!那个是队长买的,那天我要记东西就跟队长借了两张。”
王杰希陷入了沉思:“你们队长前几个月去过新疆吗?”
“是啊是啊他去新疆看一个亲戚来着,顺便就在那呆了几天。王杰希你怎么知道这事的啊?我记得我们队长没在社交软件上发行程啊?”黄少天又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
“黄少天,我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王杰希正色道。
“你说!”
“你喜欢我吗?”
“王杰希,你今天怕不是脑子有什么疾病。”

王杰希回到房间,喻文州正对着手机打字。听见开门声,抬头对着人笑:“回来了。”
“怎么不睡 还在整理资料?”王杰希没有提这件事。
“不,在等你。”喻文州关了手机,“怕你回来的时候我关了灯你不好走路。”

世邀赛结束时,一半的人庆功宴上喝了个烂醉。包括前来探班的亲属。
说实话,这群人也没几个能喝酒的,就是高兴,聚在一起瞎玩。
张佳乐和孙哲平喝的倒在一起睡觉。黄少天喝醉了也不闲着,举着麦克风嗨歌。叶修倒是没喝,但来给叶修庆祝的小剑客喝了点,脸红红的坐在叶修旁边给黄少天鼓掌。江波涛一手拖着周泽楷防止周泽楷摔着一手扯着孙小朋友防止他和唐小朋友打起来,肖时钦和戴妍琦坐在一起聊天……

王杰希虽然不喜欢喝酒,但今天也破例喝了一杯。转头看了看喻文州,喻文州拿着一瓶低度数鸡尾酒,也在看着他。见王杰希看过来,喻文州也不尴尬,又露出了一个标准笑容。
“文州,里面有点吵,可以陪我出来一下吗?”王杰希站起身,“我想吹吹风。”
喻文州当然知道王杰希不是想吹吹风,但喻文州还是站了起来:“好。”

“文州。”王杰希喝了点酒,胆子也比平时大了些,“你几个月前去了新疆是吗?”
喻文州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给我写过信?”
“有。”喻文州垂眸,回道。
“你……”王杰希斟酌着组织语言。
喻文州看出了王杰希的欲言又止,直接开口说:“那封信是我写的。少天那天晚上跟我说过,我可能暴露了。那时我就猜,你今天会来找我。”
“王杰希,我喜欢你。你要不要考虑考虑和我试试?”

王杰希笑了声:“都说心脏喻可以看穿一切,怎么写封信还要匿名写?”
“可能……因为怂吧。”喻文州认真的偏着头想了想,忽的笑了,“王半仙之前不也没看出来是我写的吗。”
“哪有什么半仙,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不许封。建。迷。信。”王杰希的回答倒一板一眼。
“看来都是谣传。”喻文州顺着他的话说,“果然封。建迷。信不科信。”
“是啊,不然看穿一切的喻队怎么就没看穿我喜欢他呢?”

【贴吧体】818我的沙雕师父

模式  只看楼主

1L

楼主是个武当,149级低修生活玩家。内测的时候就开始玩,算是个老玩家了吧。恍惚间玩这个游戏已经这么久了,看着身边的亲友一个接一个有了师父。忽然想开个楼写写之前自己和师父的故事,楼主打字挺慢的,不要介意。

5L

在全服等级大概都在四十级左右的时候楼主42级,算是个等级还算高的玩家了。心血来潮想去认领一个师父。毕竟江湖这么大,一个人打游戏又十分无聊,就点开拜师系统,看着收徒信息一条一条筛选。绝大部分人收徒备注都只有一句收徒,挺难看出性格的,就一直没敢点拜师。后来看见一个45级的武当发了条收徒信息,备注居然不是“收徒”二字。他的备注是“大徒弟欸——”。

这句话莫名其妙戳了我的点,莫名感觉有些亲切,就小窗问他:“道长,还收徒弟吗?”

对面秒回:“收的收的!你要当我的大徒弟吗!”

就这样,我的江湖里面多了一个便宜师父。

7L

但是因为我的等级已经超过了当时的拜师等级,所以我和我师父一直没有系统意义上的师徒关系

13L。

师父是个什么帮的副帮。理论上讲这样的人应该是个每天都在打本提修为才对,但师父从来没有带我打过本。拉我入队十次有七次是带我看风景带我卡bug。当时的bug可能比较多吧,很多地方还没有完善,他就一会带我去悬崖峭壁上去看我和他神秘消失或者只露个头在外面。卡死角里出不来或者气力值不足是常事,复活点简直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了。一天最起码得传送个十几次吧。

20L

好了好了别笑了知道你们心疼我了。

师父还有一个比较奇怪的习惯。

他不许我截图截他正脸。看见我在原地不动一定会跑开。所以我的截图里只有师父的衣角剑匣或者背影。

但楼主好奇心多强啊。当然要费尽心思看一看他正脸了。

24L

别问为什么不点仔细观察了。可能是楼主傻,反正我当时不知道还有这个操作。

29L

有天趁他挂机的时候截了一个,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不让我截图了。

师父的捏脸技术不辜负他的人设——钢铁直男。而楼主自认为脸捏的还是可以的,跟师父一看就非常,嗯,怎么形容,非常具有特点的脸形成了鲜明对比。

半分钟后我决定删掉这张给我极大视觉冲击的截图,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34L

我之前说师父十次拉我七次是卡bug看风景,现在我来解释一下另外三次是干什么的。

一次是打坐。概率很小,几乎不会出现。一般是看风景的时候看见就打个坐。

另外两次是他摔残了让我去救他。

“徒弟弟——”

“好徒弟,来救救师父吧——”

38L

师父尤其热衷于跳塔尖尖和高山。关键是他不太会用轻功,加上武当轻功本来就废一点,他还不看气力值,有时候还没飞上去就摔死了。

39L

这话如果让我师父听见了他一定不服气,要反驳我他也跳上鸡鸣寺塔尖和金顶的。

41L

其实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他把队长给我让我带他去鸡鸣寺。金顶我实在是做不到,他就在世界喊了个大师带他上去了。上去之后高高兴兴想截个图,一个手滑又给摔下去了,在掌门面前摔残了。

46L

不知道掌门当时心里面积有多大。反正我和大师心理阴影面积是挺大的。

55L

师父是个钢铁直男,从来没正眼瞧过蔡师兄的钢铁直男。比起点香阁里的蔡师兄,他认为还是刷街上的NPC小姐姐的好感度实实在在。

有天我去点香阁的时候偶遇他了。他穿着鹤舞的外观,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背对着梁妈妈和等待进入点香阁的人群,仿佛是不屑于这喧嚣的世人同流合污一般。看着他大道在心的称谓和身后仙气飘飘的鹤我都差点就信了他的邪以为他是个超然脱俗与世无争的正经道长了。

我私信问他:“师父你在干什么?”

他的回答驴唇不对马嘴:“徒弟弟,我想发个红榜悬赏。”

“有人开红名屠你了?我帮你屠回去?”这个时候我已经比师父的修为还高了,也算当时修为比较高的了。打个架还是有信心的。

“不用,他没屠我。”

61L

我就有点奇怪,干什么啊非得发红榜解决。就问了一句。没想到我师父特别委屈的直接发了语音喊道“他刚刚把我从一开始玩游戏就开始刷好感度的npc打死了!我的石头都给她了!那可是我用银子和修为养出来的!”

62L

顺便一提。楼主的师父是青年音,真的非常好听。

64L

虽然感觉他差点喊破音了,也感受到了他的愤怒,可我还是很想笑。

我跟他说:“太严格了吧,师父。为什么你不自己去屠他。”

69L

他又发了条语音过来,感觉这条语音比上一条更悲愤了“我看了他修为发现我tm把东西全刷给npc小姐姐了!我根本打不过他啊!就是因为这一点我才要悬赏他的好吗!”

当然,最后他并没有悬赏那位打了npc小姐姐的大兄弟,他冷静下来之后觉得自己不能无理取闹,停止了自己大胆的想法。

72L

但是他给我发了一排清心咒。

“师父,您不觉得您这个行为比发红榜悬赏还无理取闹吗。”

“不觉得。下一个。”

76L

其实我师父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不靠谱。只不过我写的都是他有点皮的时候而已。我师父其实还挺照顾我的。

毕竟他觉得既然为人师表就应该对自己的徒弟负责。

我又一次一不小心打死一个npc。在少林被捕入狱了。

这我就不得不吐槽一下这个鬼机制了。

我难道不知道我有罪恶值吗????我去少林不就是去买香消罪恶值带动少林经济发展吗??狗和尚你他妈为什么打我!!!

80L

扯远了。

还记得我师父是个副帮吗。

我估么着应该没多少人记得了。毕竟他的皮掩盖了他其实也牛x过的事实。

那天他接到我的私信后带着他帮里的大佬们来劫狱。动作之快令我猝不及防。

特别是他帮里人特别给我师父面子,把我救出来之后纷纷表示有事大哥您吩咐。

把我吓了一跳。

86L

行吧我承认我也忘了他是个副帮了。

90L

把我救出来以后我们干什么去了……?跟着他帮里大佬打本去了。一路挂机,爽。

94L

嗯,故事就写到这吧。楼主浪去了。可能以后不会有更新了,想唠嗑随时欢迎。楼主先去打游戏了。

170L

嚯,一个周不见你们怎么把这个楼刷这么高的。

174L

楼主当然是上学去了啊。学生党周弧不是日常吗。

179L

怎么还有催更的。不是说了没有更新了吗。

181L

想听后续?我觉得你们不会喜欢后续。

那我就写点吧。写完之后就真的没有跟新啦。

189L

后来开学了,一大波人a了。我和我师父的上线次数也越来越少。我们的时间线也不一样。总是凑不到一起去。我今天给师父留言,师父明天才会回复我,等我下次上线再给他留言。

我们也正式从高修玩家变成了低修咸鱼。

193L

有一天楚留香提了出师等级,还加了拜师仪式。我一看我也可以拜师了,特别高兴,发了消息跟师父说让他给我补一个拜师仪式。然后跟平时一样下线等回复

200L

我看见有猜对的人了。对,之后我师父再也没上线。

我也一直没等来回复。

210L

之前带我本的我师父的朋友也都A了,登录时间是一个月前。

再后来我看见师父的帮帮主换人了,师父的副帮也被撤了。

但是没几天这个帮解散了。因为帮里全是死尸,帮派的宝钞根本不够。

217L

现在我149级了,刚刚8000修,我师父的等级却一直是109级5400修,身上绿装蓝装紫装金装什么都有,外观还是鹤舞,脸也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印象深刻,但是再也没有人登陆过。

220L

劝各位珍惜现在的亲友,说不一定哪一句话之后这个头像就再也不会亮了。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要打本去了,万一有一天沙雕师父回来了我还要带着他刷本呢。

江湖很大,各位有缘再会。

 

 

过年好。
大孙生日快乐。
各位99。

【庙药】黄少天生日快乐
重发注意。重发注意。重发注意。
Cp自由心证。

【庙药】黄少天生日快乐
聊天体。
Cp自由心证。
完整版链接戳评论。

还是不太行。已重发。评论区有补链。麻烦各位移步吧……。真的很抱歉。

今天b萌救救文州吧。投了文州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庙药/药庙友情向。cp自由心证。
对话体。
确实是生贺(?)
评论区完整版链接。

哦图还糊了。麻烦戳评论区链接。

【武华】岁月如故

武当顾言x华山吴景明
八百年前的上海卷盲狙。(但是可能跑题了。)

吴景明抬手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剑花,利落出剑——想象中应该落下的竹叶毫无变化,叶尖上的落雪也纹丝不动。
“……果然还是太差了。”吴景明叹了口气,收了剑,侧头望向远处湖边亭上的人。
想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想要成为一个可以保护他的人。
想要被他需要。

其实只要吴景明仔细看,会发现那位穿着白衣的道长也在远处望着他。

顾言发现小剑客练剑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吴公子,休息下吧。”顾言递过去一杯茶。
“顾道长怎么还特地送茶过来了……真是太劳烦道长了。”吴景明接过不大的茶杯一饮而尽,却没有停止练剑的意思。
顾言忽然想起来什么,暗暗责怪自己——练剑这么辛苦,当准备一只大杯的,自己这只太小了,景明这会应该是渴了。
“是贫道考虑不周,吴公子这会儿怕是渴了吧,且等候片刻……”顾言刚要说什么,就被吴景明打断了。
“道长可愿与我比试比试?”小剑客拽着顾言的衣袖不放,眼睛亮晶晶的,就差把“答应我吧”这几个字写在脸上了。
“好。”顾言本就未打算拒绝,接过吴景明递过来的木剑,对着小剑客笑一笑,“来吧。”
吴景明也换了木剑,对着顾言作了个揖:“多有得罪,望道长见谅。”说完就脚一点飞了出去,剑锋直指顾言!
顾言不慌不慌站在原地没动,在剑即将碰到胸口时忽的不见了。
吴景明一惊,抬头一看,发现顾言站在几米外。刚要追上,却发现人忽然不见了。吴景明一惊,刚要转身,却感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抵着。
是那把木剑。
“多有得罪,还望吴公子不要介意才是。”顾言收了木剑,几乎原封不动的把吴景明的话还了回去。
吴景明没有料到顾言的修为竟会比自己高这么多——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位道长的出身门派。若他刚开始就知道的话是绝对不会留下跟顾言说那么多话的。
吴景明现在真的很穷,下山之前还被师兄师姐叮嘱,遇到武当撒腿就跑,千万别留在原地,更千万别上去搭话。
“是在下输了。”见自己水平与对方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吴景明也觉得不必要继续比下去了。
吴景明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想保护道长是一件难事,真正出事时恐怕自己只有被保护的分吧。
真的,想要被道长需要。

马上就到春节了。吴景明原以为顾言这次应是不在的,却发现那人依然坐在亭子里抚琴。吴景明没有选择打扰他,而是选择站在亭外想要听完这只曲子。
顾言手上的动作没停,却是轻声笑了笑,道:“吴公子为何不启程回家与家人一起过年?”
吴景明见自己暴露了也不再矜持,几步跨上亭子坐在了吴景明身旁:“我爸妈自从我生下来就把我散养了,两个人仗剑天涯去了。我被扔华山上让师兄师姐带大,八百年也见不着爹娘一次,更别说回家过年了。啊,你也不用觉得戳中我的伤心事了,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谈不上伤心。”
顾言轻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你呢?你怎么不回家?”吴景明问。
“……我没有双亲。我是被人遗弃在后山上的,被我们掌门带入门派中抚养大。”顾言闭了闭眼睛,停了琴。
我是不是戳中道长的伤心事了。吴景明有些慌乱。
果然我只会给道长添麻烦吧?
好想给道长带去点快乐啊……
顾言发现了吴景明的不对劲,笑着宽慰道,“同样的,吴公子也不比把这事放在心上,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说来,我们门派里的人都是掌门捡回来的,倒也奇怪,其他人都说我们掌门会捡孩子,师兄们有的力气极大有的悟性极高,各有各的长处,即便是功课平平的在江湖上也绝非闲杂之辈。师兄们的长相似乎也很讨喜,用一位云梦姑娘曾经说过的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他们去陪客喝酒,绝对能赚一大笔。”
“你们掌门真的很会捡孩子。”吴景明被这番话逗笑了,又看着顾言的脸,在心里夸奖着云梦姑娘比喻的生动形象。
等等,门派上下都是掌门从山上捡回来的……?修道……?
“道长,还不知你的门派是?”吴景明试探性的开口。
顾言犹犹豫豫的看了看吴景明,开口道:“我记得吴公子是华山弟子吧?”
“嗯。”吴景明见顾言犹豫的样子心里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但还抱有一丝希望的问,“道长问这个问题做什么?”
“……无事。”顾言斟酌道,“只是怕吓着吴公子。”
“……我觉得我猜到了。”吴景明起身就要跑,却发现衣角不知何时已经被人拽住了。
顾言攥着吴景明的衣角笑的温雅:“武当。”
顾言哄了好久才把吴景明的情绪稳定下来。
但吴景明接受了这个事实后颓废了很久。
老子居然喜欢上了一个武当,还是暗恋,丢人。
顾言依旧是之前那个样子,该练剑练剑,该弹琴弹琴,吴景明所有的小要求几乎都会一一满足。
罢了罢了,谁让我就哉他身上了呢。吴景明一口咬掉了顾言送的桂花糕。

元宵佳节的夜晚,街上挂满了花灯。
是个表白的好时机。顾言想。
小剑客第一次下山,虽说华山也会庆祝元宵的到来,但由于资金环境等原因,华山从不会办这样规模庞大的夜市。一切对小剑客来说都是新奇的。
“顾道长!孔明灯!”吴景明欢欢喜喜的指向一个卖孔明灯的摊子,“很小的时候听山下回来的师姐说在孔明灯上许愿会梦想成真的!道长要不要一起买?”
“好。”顾言看着吴景明几乎有些发愣。已经飞上天的孔明灯与街边商贩的花灯将吴景明映了一层金边,眼睛亮亮的。
小棠师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万家灯火都在他的眼睛里”。
正当吴景明满身搜罗碎银子时,顾言已经把两个孔明灯的钱都付了。
“给,客官,您二位的笔。”店主是个小姑娘,对着二人笑了笑,“写完之后可以在河边放飞。”
“多谢姑娘。”顾言接过笔,对小姑娘点了点头,拉着还没反应过来的吴景明走了。
“给,笔。”顾言将笔递过去。
“……顾道长。”吴景明看了看手中的笔,“愿望被其他人看见可就不灵了。”
“我去那边,待会儿我回来找你。”顾言离开反应过来吴景明话中的意思。
顾言从不会干涉吴景明的私人意愿,也不会去窥探他的小秘密——哪怕顾言偶尔真的是抓心挠肝的想知道。
顾言给足了吴景明私人空间。

吴景明确认顾言走远后松了口气,蹲下,在灯上一笔一划的写上:“想要被顾道长需要”。想了想,又补充:“想要顾道长也心悦于我”。
刚要趁顾言还没回来赶紧放飞,却又听见一声惊呼扭头一看,就在自己的身边,一位姑娘正在被一个壮汉正大光明的上下其手。壮汉过于高大的身材让许多人选择了匆匆离开。
但吴景明是谁,土生土长的华山弟子。受师兄师姐的影响,吴景明从小骨子里就有着侠肝义胆。此刻估量了估量自己与壮汉实力,拔剑便冲了上去。
吴景明发誓,一个壮汉他完全可以收拾掉。
但三个壮汉就肯定是另一番局面了。天知道另外两个人是从哪被召唤出来的。吴景明躺在地上绝望的想。

顾言此时正打算前去原地与吴景明会和,忽听得行色匆匆的路人讨论着前方有人打起来了,吴景明暗觉不好,拉过一个路人问道:“不知这位公子能否跟我解释一下前方出什么事了?”
“刚刚有一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剑客过去惹了我们镇的恶霸。”被拉住的路人解释道,“但凡是本地的人都知道,这恶霸是三兄弟,一个比一个猛,关系更好的很。这小剑客这次啊,恐怕是凶多吉少咯。这群恶霸官府都不敢招惹他们,所以他们打人可从来没个轻重……哎,这位道长,你方向反了!往这边跑!小心那恶霸连你一起打了!”
吴景明此刻已经跳上了鹤——武当特有的轻功。吴景明回头,对着目瞪口呆的路人拱拱手,转身便驾着鹤向前飞去。

吴景明躺在地上疼的缩成了一团。嘶嘶的抽着气。三个大汉踹了几脚觉得不解气,又瞥到了一旁的孔明灯。
“嚯,这是什么东西。”其中一位笑着举起吴景明的孔明灯,大声读了一遍上面的内容,将孔明灯扔到地上,踩了个稀巴烂,还不忘啐了口,“嗬,这还是个断袖。”
“呸。”另一位吐了口唾沫,“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就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别人需要,怎么可能有人喜欢?”
吴景明听了这话红了眼,想强撑着站起来,又被人一脚踹了回去。
真狼狈,千万别被他看见了。正这么想时,却看见一个斩无极被人打了过来,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吴景明自嘲似得笑笑。
怕什么来什么。
这群人声音这么大,顾道长只要听力没问题,肯定是听到了我在上面写了什么了。

三人本就被吴景明打的身上挂彩,加之顾言的修为本就远在这几人之上,收拾完了三人,便立刻去背着吴景明回了自己的住所。

“放心,没出人命,我只不过废了他们的胳膊,不至于干不了活,但肯定是不会再有力气伤人了。”顾言解释道,顺便将包里的金疮药拿出来给人涂上。
吴景明别过脸,没说话。
“是哪里特别疼吗?是不是有内伤?”顾言立刻要将人抱起,“走,我们去医馆。”
“不至于。”吴景明摇摇头,“皮外伤,他们也就力气大点,也不知道怎么打架。也只能打个皮外伤。只是顾道长……大概现在也知道我在孔明灯上写了什么吧。”
顾言点点头。
“那顾道长还愣着干什么呢?”吴景明扯扯嘴角,勉强笑了笑,“赶紧离恶心的断袖远点啊。”
孔明灯没有成功放飞,这愿望,也是没指望了。
顾道长现在最需要的,怕是我离他远远的。

“我不走。”顾言低头,张张嘴,似要说什么,却又闭上了。
“怎么,可怜我,要发挥你们门派特有的一身正气?还是你要替天行道,让我还欠你们的银两?”吴景明说这话时,紧握的手出了一掌心汗。话虽说,但却未曾敢看顾言一眼。
顾言似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开口道:“景明,抬头看我。”
语气是吴景明从未听过的严肃,吴景明中了蛊似的听了话。
“我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来做。我接下来会问你一个问题,你只能同意,可以吗?”
什么事?离他远远的?别再纠缠他?
罢了,都是我活该。
“我心悦你,做我的道侣吧。”顾言笑的温雅,像年前告诉他“我是武当弟子”一样,平平淡淡的说出一句令吴景明震惊的话。

吴景明有些发愣。

“怎么,刚刚不答应的好好的?”顾言偏偏头,正对上吴景明的眼睛。
“顾道长,你没必要可怜……”吴景明还没说完,变被顾言打断了。
“不是,我今晚本就打算表白的。只是书上写的果然正确,果真天意不可揣测,本打算的场景与气氛可不是这样。”顾言苦笑,从袖里掏出一个刻有“明”字的玉佩,“你看我玉佩都选好了——”
“——只差一个你的回应了。”
“那么吴公子,你刚刚的承诺还作数吗?我现在需要一个你的回应,你愿意给吗?”

“……当然。”
“我亦心悦与你。”
“无关之前的承诺,这句话我是认真的。”

孔明灯虽未放飞,心愿倒是了了。
下次写点什么好呢?——就写想要与道长相守一生好了。
吴景明想。

虽是过程不尽人意,但结果不错。
他是个温暖的太阳。
顾言笑着摸了摸腰间那块“言”配套的字玉佩。
最重要的是,这世上最耀眼最温暖的太阳,现在是我的了。






最后bb。
有空就重修,没空就听天由命。
高考零分作文了解一下。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吧。
大概。